您当前的位置: 洛阳交通事故律师 > 律师文集 > 事故现场 >正文

江西一团伙杀智障制造假矿难索赔9名疑犯被关押

来源:洛阳交通事故律师 网址:http://www.jtsgly.com/ 时间:2014-12-09 17:12:32

  花钱买下一名有智障的盲流,带到矿上做工,然后伺机将其杀害,伪造成矿难,再找人冒充其家属,向矿主索要巨额赔偿金——这本来是电影《盲井》里的情节,可是前不久,这样的电影情节在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县虎圩乡真实上演。

  矿难1

  死亡矿工3月3日来到矿里,8日才办好工伤保险,11日就发生了矿难。

  3月日晚上,江西抚州市东乡铅锌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采矿管理人员叶初春接到电话,电话那端声音急促:“矿里出事了,赶紧过来。”他立即赶到事发矿井,一个奄奄一息的矿工被工友们抬到井口。“当时,人还没死,我们赶紧把他送往医院,但是在途中就已经死了。”叶初春回忆说。

  死者身份证上的名字叫吉鲁史格,来自四川金阳县,和他一起来的还有5名矿工。东乡铅锌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管理人员李样堂说,这6名矿工3月3日来到矿里,8日才办好工伤保险,11日就发生了矿难,“他们只上了几天班,我们对死者几乎没有什么印象。”

  吉鲁史格工作才几天,就发生了矿难。李样堂说,最初矿里根本没有怀疑这里面有问题,只是觉得倒霉,并联系其家属协商善后事宜。

  索赔2

  死者亲属一来就狮子大开口,要120万元赔偿金,毫无悲痛之情。

  14日,两个自称是死者亲属的人来到矿里,他们还带来了死者“妻子”签了姓名和按了手印的委托书,以及当地公安部门出具的死亡证明。

  “他们一来就狮子大开口,要我们给120万元赔偿金。”李样堂说,“因为死者亲属要价太高,双方协商陷入僵局。”

  而且,死者的妻子或父母等主要家属没来,让矿里觉得有点不正常。李样堂说:“按照惯例,发生矿难我们一般和死者妻子或父母协商赔偿事宜,但来的两个人一个自称是死者的侄子、一个是远房亲戚,我们觉得有点奇怪。”

  此外,协商时死者亲属毫无悲痛之情,目的明确,直指赔偿金。

  疑点3

  尸体还在我们这里呢,怎么就开出死亡证明了呢?

  协商陷入僵局后,亲属主动把赔偿金压低,这就不太符合常理。

  正常情况下,亲人出事了,亲属第一反应都是迅速赶往出事地点确认,因慌乱而无暇顾及其他。这两人居然还记得开证明,准备充分,显然有违常理。

  此外,两名亲属和矿主协商赔偿事宜的表现也让邹晔觉得可疑。“最初他们要120万元,协商陷入僵局后,他们主动把赔偿金压低到80万元,这就不太符合常理,正常情况下家属不会这么着急把事情解决掉。”

  此时,当地公安人员正好到矿里开展走访活动。听到情况介绍,有着10年刑侦工作经验的东乡县公安局虎圩派出所所长邹晔隐约感觉这起矿难有问题,他不动声色地建议矿主“谨慎处理”,同时立即将情况向局领导汇报。

  这起看似普通的安全事故,在经验丰富的公安民警看来,其实疑点重重。虎圩派出所所长邹晔说,最初让他产生怀疑的是死者亲属带来的那份死亡证明。“这个明显不符合程序,尸体还在我们这里呢,怎么就开出死亡证明了呢?”他说。

  立案4

  现场勘查发现,死者发生事故的现场并非其工作场所。

  种种迹象表明这起“矿难”有蹊跷。东乡县公安局决定立案调查,公安民警兵分几路,分别到殡仪馆查看死者情况、到事发矿井现场勘查,以及到死者户籍所在地核实死者身份。

  经过现场勘查,民警也发现了疑点,死者发生事故的现场并非其工作场所。死者本来应该在井下160米的工作面工作,但他却从距工作面37米高的尚未打通的通风井摔下来。

  “我们当时想不通死者为什么要到那个地方去。打个比方说,我明明是叫你到院子里扫地,你怎么从楼上摔下来了?这是个很大的疑点。”邹晔说。

  死者“弟弟”看照片后说,名字是哥哥的,照片不是。

  前往四川金阳县核查死者身份的民警也有突破。民警按照死者身份证的地址找到死者的“弟弟”,对方看了户籍证明后说,名字是哥哥的,而且嫂子、侄子、侄女名字都对,但照片不是他哥哥的。

  既然死者的身份证和户口簿是假的,那自称死者亲属的两人自然也是冒充的。他们是谁,死者到底是不是摔死的?东乡县公安局立即将两名“亲属”和另外5名矿工控制起来。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还交代了另外两名同谋,一人负责安排他们到矿里打工,一人负责制作假证件。东乡县公安局迅速行动,把这两个人也抓捕归案。

  真相5

  嫌犯交代,一下矿井,他们就寻找作案机会,几天后将流浪汉从通风井推下去

  经审讯,一个蓄意杀人并制造矿难假象骗取高额赔偿金的作案团伙逐渐浮出水面。据冒充死者亲属的犯罪嫌疑人卢几且交代,2010年10月,他们就开始谋划,花5200元钱从四川省雷波县一个居民手里买来一名有智障的流浪汉,为他制作了金阳县的假身份证和户口簿。而当地不时有人从外地诱骗智障的流浪汉,并从中牟利。

  和死者一起到矿里打工的犯罪嫌疑人卢几呷说,3月初,他们5人带着这名有智障的流浪汉假装到东乡铅锌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打工。他们一下矿井,就开始寻找作案机会。观察了几天,发现那个通风井是他们作案的理想地点。3月11日晚上,他们把流浪汉从通风井推下去。

  警方介绍,9名嫌犯分工明确、作案严密,不像是初次作案。

  据侦办这起案件的警官介绍,这9名犯罪嫌疑人分工明确:5个人带着智障者一起打工并把他害死;一个人负责安排他们到矿上干活;两个人在家里等消息,智障者一被害死,他们就冒充家属到矿里索要赔偿金;还有一个人负责办理各种假证件。

  东乡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新国说,因为组织严密,而且蓄谋已久,这个团伙作案具有很大的隐蔽性。一是事故现场伪造得比较好,从表面上看很像一起安全事故。如果不进行深入调查,很容易被蒙混过去。二是他们抓住厂矿老板希望隐瞒矿难、不敢声张的心理。

  王新国说,虽然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个团伙是惯犯,但从作案手段、作案特点和熟练程度来看,这个团伙分工明确、作案严密,不像是初次作案的样子。

  经过审讯发现,和死者一起到矿里做工的5名犯罪嫌疑人使用了假身份证明,其实他们都来自四川雷波县。东乡县公安局民警从网上发现,全国各地发生过多起类似案件与雷波县人有关。

  目前,这9名犯罪嫌疑人被关押在东乡县看守所,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请拨打法律咨询热线 13526978156

苏雁晓

苏雁晓